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学术沙龙
第五期电影教育学术沙龙聚焦“中国电影教育的起源”
发布时间: 2015-11-27
第五期电影教育学术沙龙聚焦“中国电影教育的起源”

11月25日上午,由我校中国电影教育研究中心主办的电影教育学术沙龙邀请了中心的特聘研究员孙建三先生与沙龙成员一起,对中国电影教育的缘起作了相关的概念辨析、历史溯源以及研究展望。本次沙龙由我校科研信息化处处长、中国电影教育研究中心刘军研究员主持,来自我校电影教育研究中心、学生处、研究生院以及北京师范大学的沙龙成员参加了本次学术讨论。

孙建三先生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电影教育家、电化教育奠基人、第一代摄影师孙明经。本着“用史料说话,不妄下结论,不妄自揣测”的理念,孙建三先生长期以来致力于中国早期珍贵影像的收集、整理以及考据工作。在本次讨论中,孙建三先生提出了“中国电影高等教育基因图谱”的话题,对早期中国电影鲜为人知的史料作了一些回顾和梳理。首先,孙先生阐述了中国电影高等教育的“前学”。他提到,电影于1895年在法国诞生,1898年CINEMA即舶入山东登州文会馆(1864-1952,齐鲁大学前身),孙熹圣(孙明经的父亲)先生在外国人的传授下在这里接受了最早的电影教育,并把CINEMA翻译为“电影”。1903年,孙熹圣应邀到金陵大学的前身——南京汇文书院短期任教,不仅把“电影”一词带到南京,还在教室内使用电影进行教学,并在周末组织同学放映电影,开“校园电影”之先河。1912年,当时在蔡元培先生的推动下国民政府成立了社会教育司,并提出了“利用电影辅助教育”的想法。1919年,民族纺织业受到外来资本的压迫,金陵大学农学院邀请美国最顶级植棉推广专家,用卢米埃尔的摄影、洗印、放映一体的机器教授长绒棉种植及棉纺技术,并教授金陵大学三个学生使用电影放映机器和拍摄影片。孙健三先生认为,中国电影教育诞生的标志性事件是1936年4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在南京金陵大学开办了“电影教育训练班”,用电影对当时的民众进行国难教育,该训练班开课规模达2200人,培养了一批重要的早期电影人才。其次,孙先生十分强调“原始文本”的重要性,他认为,电影教育史的考证必须做到“言必有证,事必有记”,用史料说话,以事实为依据。

电影教育研究中心的师生们参加了讨论。李九如老师认为电影教育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溯源。其一,是进行有关的专业性的电影技能训练。从《申报》的记载来看,中国最早的电影学校是张石川、郑正秋于1922年成立的“明星影戏学校”。其二,是利用电影进行社会教育。例如1918年商务印书馆针对小学生而发行的电影普及性知识读物《活动影戏》、1926年的“中华国民拒毒会”用电影进行拒毒的宣传教育等。康宁老师认为电影教育的缘起不是某一个时间点,或者某一个事件就能完全涵盖的,应该以多维度、多层次的视角进行整合,譬如,早期电影公司办培训学校是为其电影产业服务,也可能是为了电影技术的革新等等。许航老师则对“电影教育”其概念的界定发问,“电影教育的内涵和外延究竟是什么”、“是否应当适当放宽,并不仅仅止于专业的教育,但是无限放大又会影响概念的准确性”。研究生常疌提出“电影教育可否从最早在中国放映电影开始溯源”,“早期的电影放映行为是否产生了非正式的、师徒制的早期教育的雏形”,常疌的思考给大家打开了另一种思路。陈圆圆从教育电影、表演、编剧以及正式的学院教育等角度溯源、展开讨论。刘正达提到1909年由美国商人布拉斯基创立的亚细亚影戏公司,为了服务自身的电影产业,培养了一批如张石川、郑正秋等早期电影创作、从业人员。洪佩洁认为,1903年孙熹圣在南京汇文书院的教学行为或许可以看作是中国电影教育史的开端。

最后,刘军老师对大家的发言作了重要的梳理、总结和提问。刘老师认为,首先,中国电影教育缘起的探索是一个复杂、漫长的过程,我们应该在假说或者猜想的指引下尽可能地寻找原始文本,去伪存真,得出更准确、更细致的概念界定。其次,电影教育的概念界定具有非常丰富的意涵,从早期的外国人到中国进行知识技能的传播或者中国人从海外学成归来的自我培养到个人性的学徒制培养、民间公司的培养教育到大规模的国家性的教育再到学校建制性的培养教育,中国电影教育的起源似乎是一个很难界定又十分丰富的概念。譬如,1903年南京汇文书院开展的相关教育究竟是个人性的行为还是机构性质的行为?1919年,用电影教授长绒棉的种植,只是把电影当做另一种技术培养的工具,是否能归入“电影教育”的范畴?从1912年蔡元培提出“电影辅助教育”到1922年电影公司如“明星影戏学校”的培训,民间的电影教育是否受到国民政府的推动和鼓励?1915年金陵大学的电影放映杆的照片,在没有相关放映片目记载的情况下,是否能界定为早期高等电影教育的起源?最后,纵观早期的电影教育与外国人的参与无法割裂,因此,早期的中国电影教育是否存在与外国互动的可能性?

对中国电影教育起源问题的考证,显然不能在一次沙龙讨论中完成,但是通过本次沙龙的研讨,这一中国电影教育发展史中重要的问题得以再次被强调,并且明确了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的方向和方法。

(中国电影教育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 陈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