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教育论坛
电影教育研究中心举办电影教育论坛第六讲:无声电影修复
发布时间: 2015-06-15
电影教育研究中心举办电影教育论坛第六讲:无声电影修复

为何无声电影修复对电影教育意义重大?无声影像修复涉及哪些技术问题?如何为修复后的影像重新配乐?早期明星的银幕内外有何不同?带着对这一系列问题的思考,电影教育研究中心6月11日邀请到旧金山无声电影节荣誉主席、西雅图国际电影节董事、西雅图大学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兼职教授Richard J. Meyer(中文名马浩然),凤凰卫视主持人、中国历史研究学者Mahlon Meyer(中文名马一龙),北京电影制片厂老演员、“新中国第一美女”袁玫,北京大学影视系主任、电影史家李道新教授一同做客我校中放、共同探讨无声电影修复的教育、技术、文化价值与意义。

论坛在马浩然教授修复的中国早期无声电影《野玫瑰》(孙瑜,1933)拉开帷幕,马浩然随后详细介绍了这部影片的修复背景。很多年前在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上,他第一次看到中国默片,当时就为这些无声电影的艺术成就及演员魅力所吸引,随后他开始研究阮伶玉、王人美、金焰等中国早期巨星,并写作了相关书籍《阮伶玉:上海神女》(Ruan Ling-Yu: The Goddess of Shanghai,2005)、《金焰:上海巨星》(Jin Yan: The Rudolph Valentino of Shanghai,2009)、《王人美:上海野猫》(Wang Renmei: The Wildcat of Shanghai,2013)等等。在研究中,他发现很多中国人都没有机会观看《野玫瑰》,而美国人更是不了解,于是他找到荷兰、洛杉矶、西雅图等几家公司合作,陆续修复了几部中国无声电影。马浩然随后介绍了修复的技术难题和经验,比如如何考虑重新配乐时无声电影与有声电影的不同速度、又如如何跨越文化隔膜尽可能地尊重当时导演的创作意图等等。

在论坛对话环节,袁老师以历史的见证者身份肯定了无声电影修复的巨大价值,她认为修复工作无论是对于电影院校学生还是历史遗产传承都是必要的。作为影片主演王人美的合作者、朋友,袁玫老师详细介绍了王人美的银幕内外情况。她认为银幕上的王人美有着“上海野猫”的外称,但在现实生活中她非常贤淑、温顺,但在时代变迁、政治转型中她又体现出“湘妹子”的坚韧品格,即便从默片时代的巨星沦落到1957年《青春的脚步》里只出演配角,她依然坚持着对电影艺术的执着,鉴于此,袁玫老师鼓励在场学生把电影当作事业而非商业来做。

北京大学李道新教授以自己观影后的思考“我们为什么热爱电影,为什么热爱无声电影”为题展开讨论。他认为,《野玫瑰》作为王人美的成名作,既对她的演艺生活具有象征意义,也对中国的政治生活具有症候意义。这部电影拍摄的时候正值“九•一八”和“一二•八”事变刚刚发生,当炮火正在联华公司附近轰鸣之时,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提示着中国早期电影的一种命定。而王人美她们这一代明星的出生和结局都与中国的跌宕起伏联系在一起,概括起来也即王人美那本著名的自传的标题——“我的成名与不幸”。

我校电影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科研处处长刘军研究员对论坛进行总结陈辞,他指出修复的电影表面上看只是一部重新配乐了的普通作品而已,但对于电影教学和研究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电影档案,中国电影界应该多向美国同行学习,多建立联系、学习先进的电影修复技术和无功利的修复精神。